烏雲背後的驕陽

<故事一>

  三年前,我在沙田白普理寧養中心探望一位叫惠蘭的小妹妹。那天氣溫很高,加上烈日當空,走上短短的斜坡已使我汗流浹背和有點喘氣。按預先問好的資料,我去到她的床前。躺在床上白色被舖裡的她正在和一個比他年長一點的年輕人聊天。她面色雖然有點蒼白,但精神還過得去。坐在她旁邊的,原來是比她年長三歲的哥哥。和他們交談了一會之後,一個令人感動但卻十分傷感的故事隨即展開。

  只有十九歲的惠蘭,樣貌娟秀,性情溫順和爽朗,一頭烏亮的長髮散在白色的枕頭上。據她哥哥說,她在一間時裝店任職售貨員。大約半年前,他妹妹檢驗身體時,發現得了肝癌。這真是晴天霹靂。他四處為惠蘭奔波,遍訪名醫。終於讓他找到一位私家醫生。結果用了接近三十萬元,為惠蘭做了部份肝臟切除手術。可惜,做了手術沒多久,舊病復發,癌細胞更轉移至其他器官,因此無法再動手術。看見躺在床上的惠蘭,心裡實在難過。

  惠蘭出生沒多久,媽媽便去世了。爸爸父兼母職把他們兄妹倆拉扯大。在惠蘭八歲時,爸爸續了弦。之後,後母和爸爸生了兩個弟妹。由於和後母合不來,惠蘭在十二歲時便和哥哥搬了出去。自此,兩兄妹相依為命,因此感情特別好。他們兄妹倆手足情深,做哥哥的把所有積蓄拿了出來,還借了一身債來為妹妹治病。現在,更辭了職,每天陪伴著妹妹,守候在她身旁,令我十分感動之餘,更令我想起很多富有人家的子女,在父母剛去世沒多久,便立即為了爭奪遺產而對簿公堂,實在是天淵之別!

  談了一陣子,惠蘭有點睏,我和她哥哥出去走走,好讓她休息一會。我想趁此機會輔導一下她哥哥。我們慢慢地往山上樹蔭裡走,好讓他哥哥把抑壓在心中的哀傷抒發出來,還未到樹蔭,他已經控制不了,泣不成聲。他不斷問我為什麼會這樣,並訴說他和妹妹的感情和他多麼捨不得她。當時,我的眼淚也忍不住掉下來。我不停的輕拍他的肩膀,告訴他我明白他很捨不得他妹妹。在他慢慢平伏下來之後,我們談到惠蘭平時喜歡做的事。從他口中,知道惠蘭原來是黎明迷。

  幾天後,我再次往白普理探望惠蘭。在和惠蘭閒聊時,知道她最大的心願便是能聽一次黎明的演唱會。可惜,前兩次買了門票都因為要進醫院做手術和化療而錯過了。她很清楚自己的病情,知道無法再等到下一次演唱會了!雖然她給我的印象是相當樂觀和活潑,可是談到錯過了黎明的演唱會時,總是充滿遺憾。於是,我問她是否真的很喜歡黎明,她不住的點頭。我跟她說,讓我試一試請黎明去探望她。聽我這樣說,她興奮莫名,喜悅之情溢於言表,不住的問我是否認識黎明。我告訴她,我雖然不認識黎明,不過,我相信可以透過朋友找到他。我怕找不到黎明會使惠蘭失望,於是對她說,我相信黎明很忙,不一定可以請到他來,所以請她不要寄太大希望。

  探望完惠蘭之後,我馬上與在香港電台工作的車淑梅小姐聯絡。找到車淑梅小姐後,我把惠蘭的病情和心願告訴她,並請求她可否透過她的網絡與黎明接觸,看看他是否能夠抽空往白普理探望一下惠蘭,幫助她了卻未完的心願。車小姐聽後非常熱心,答應會盡力和盡快與黎明接觸。果然,兩天後我已接到車小姐的電話。她說已找到黎明,他也非常熱心,很想馬上去探望惠蘭,可惜,他正忙於拍一個手提電話的廣告,無法抽身前往。結果用了一個折衷辦法,安排在黎明空檔的時候,打電話給惠蘭。過了兩天,我去探望惠蘭,她見到我高興得不得了,不斷的多謝我。她說黎明真的打了電話給她,並和她談了半個多小時,她更告訴我,她已把和黎明的談話錄了下來,還問我想不想聽。據她哥哥說,妹妹在和黎明通過電話之後,一直很興奮和開心,每當有親戚朋友去探望她時,她就像沒事人一樣,總是興高采烈地告訴他們有關她和黎明通電話這回事。家人看了心裡也高興。

  兩個多星期後,我接到惠蘭哥哥的電話,說她已於早上離開了這世界。她走時十分安祥,她哥哥感謝我為他妹妹安排與黎明通電話,使到她在生命的最後幾個星期充滿快樂。我告訴他我實在沒有做甚麼,在這個充滿苦難的世界裡,卻是人間有情,像他和妹妹之間的手足之情,車小姐和黎明的熱心和愛心都是支持我們活下去的力量和烏雲背後的驕陽。我告訴他我知道他很愛他妹妹,故此他應該好好地活下去,讓惠蘭在天之靈可以得到安慰。

<故事二>

  大約三個多星期前,一個很久沒見面的朋友小張約我吃午飯。見了面寒暄過後,他便告訴我他的公司將要清盤,而他也可能要宣佈破產。小張幾個月前還意氣風發,充滿信心,滿腦子都是鴻圖大計,想著如何擴展公司的業務。坐在我面前的他,面容憔悴,神情委頓,一臉落寞,總是在唉聲歎氣,似乎已到了世界沒日,和幾個月前的他,簡直判若兩人。我問他為何會弄到這般田地。他說都不知應從何說起,總之是太輕易相信別人,加上經濟不景,於是便兵敗如山倒,雖然想力挽狂瀾於既倒,可惜,實在大勢已去,已經力有不逮。小張說他已完全沒有希望,每晚失眠,十分痛苦,很想自殺,但又捨不得妻子和女兒。還有,他妻子又快將臨盆,就此一走了之,很對不起妻子。

  我對小張說,一般人在順境時,總以為順境會永遠停留不去,因此意氣風發而不作任何準備,也不會想到把自己的福氣與人分享,幫助一下那些比較沒那麼幸運和極需援手的人。等到時勢逆轉時,又以為逆境會停留不動,永不翻身。其實,世上沒有東西是永恆不變的。我曾親眼看見花園道的希爾頓酒店落成,亦親眼看見它被拆毀。在原址所蓋的長江集團中心,多麼新穎和宏偉!一座這麼巍峨的大廈,一百年後還不是灰飛煙滅?既然順境不會停留不走,逆境自然也不會停留不去。我們無法使逆境不出現,但可以用積極的方法加以回應。最積極的回應方法是從逆境中加以學習。如果我們能夠從逆境中學習到一些東西的話,那我們所經歷的逆境和苦難便變得有意義。我們要為逆境付出代價,就像上學要交學費。經歷過逆境而一點東西也學習不到,就像交了昂貴的學費而不願學習一樣,既愚蠢又可惜!結果,我們會再次犯同樣的錯誤,再次交昂貴的學費,不斷重覆,直至學懂了為止。

  聽了我一翻說話,小張似乎是略有所悟,但情緒仍然很低落,他想我下了班能抽空再和他聊一聊。那天剛巧我約了一個癌症病人,準備下了班去她家裡探望她。於是便對他說,我可以和他吃晚飯,但之前我想和他先去沙田探望一位癌症病人,不過我要先徵求病人的同意。我的用意是讓他看一看別人如何面對逆境和生命的可貴。回到辦公室,打電話給小萍看看她是否同意我帶小張去探望她,我把小張的情況和我想帶同他的原因告訴她。聽了之後,小萍不單沒有反對,更提議我們一起吃晚飯。我一直以為小萍只能坐輪椅,不良於行。於是,我問她:「出外吃飯方便嗎?」「沒問題,我可以坐輪椅!」。結果,大家約好了等我下了班去她家接她去九龍城吃火鍋。

  我是從全球華人癌症支援網絡傳給我的資料中知道有關小萍的事。我當時發了一個電郵給小萍表達我的關心,並留下我的電郵地址和聯絡電話,希望能給予她援手。今年二十六歲的小萍,二十歲便做了媽媽,怎想到孩子的爸爸知道女兒是輕度弱智之後,馬上不顧而去,並自此失了蹤。大家可以想像一下,一個這麼年輕的未婚媽媽,帶著一顆破碎的心,還要面對來自家庭和社會的龐大壓力,獨自撫養弱智的女兒,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更慘的是,一年多前,她竟然得了膀胱癌,手術後又復發,並擴散至其他器官。其間,進出醫院接受手術和化療無數次。她知道自己已時日無多,她最放不下的是她的寶貝女兒,她現在最盼望的,是在離世前能夠找到一個好的家庭收養她的女兒。

  下班時.接到小張的電話,他說還在和律師商談清盤的事,趕不及和我一起去探望那癌症病人,但他可以趕到火鍋店吃晚飯。晚上七時許,我到了小萍在沙田的家,在我面前的是一位讓癌細胞折磨得十分消瘦的年輕女子,但她的一雙眼睛卻炯炯有神,而且滿面笑容,心中似乎充滿喜樂。她坐在一張直背椅上,頭上帶了一頂帽,很明顯是用來遮住因化療引致脫髮而禿了的頭。她告訴我由於癌細胞已擴散到骨,產生極大的痛楚,以致她無法像一般人躺在床上睡覺,每晚她只能坐在椅子上睡。她家還有一位年輕女子,小萍說是一個熱心朋友把自己家裡的印尼籍女傭暫時借給她用。

  談了一會,我覺得她非常積極和勇敢,一點也沒有因為被癌細胞這般折騰,而說了半句怨天尤人的話,她也沒有訴說自己命苦遇人不淑,更沒有怪上天為何賜她一個弱智的女兒。她總是笑笑口開開心心地和我交談。我於是問她,是甚麼力量支撐著她,和面對這麼大的苦難,她為何還可以滿心喜悅?她告訴我她是一名基督徒,她從信仰中支取力量。此外,一班朋友,不論是認識了很久的或新相識的,都很關心和愛護她,他們每天都鼓勵她、支持她和幫她打氣。朋友們不單只在金錢上常常接濟她,更經常打電話和上她家或到醫院探望她,使她感覺心裡溫暖。雖然她獨居,但一點也不感覺孤單。到醫院接受化療時,她更不斷為其他病友打氣!我對小萍說,我十分欣賞她這麼積極面對她的苦難,並且能夠把自己的苦難化作別人的祝福,更欣賞她坦然地接受別人的幫助和關懷。有些人平時不大願意幫助別人,等到自己有事的時候,又不願意接受別人的幫助和關懷。我一直認為每個人都不是孤島,但若果你覺得自己是大海中的一座孤島的話,請別忘記孤島並不是漂浮在海上的,它的底部還是和地殼相連,一直延伸到大陸!因此,看見別人需要幫助時,我們應該盡量給予援手。當我們有需要時,亦不用太介懷接受別人的幫助。雖然人生充滿各式各樣的苦難,但如果大家都明白人與人之間本應在苦難中互相扶持、相親相愛、彼此關懷和幫助的話,這個世界肯定會變得更美麗和值得我們活下去!

  話題轉到她的寶貝女兒,她馬上眼睛發亮,不斷地說女兒只是輕度弱智,並稱讚她聰明和懂事。她說女兒現在安排在寄養家庭,就在同一座樓的高層,每個週末都會到她那裡陪她。兩母女都十分珍惜這段相處的時間,因此星期六和星期天是她們的歡樂時光。她說她知道自己時日無多,故很希望能夠為女兒找到一個有愛心的家庭可以收養她。她還告訴我,她正在努力寫一本關於個人經歷的書,盼望透過該書可以鼓勵其他病人,幫助他們面對逆境和苦難。

  談了差不多半個小時,我們便出發去吃火鍋。我和那位印尼籍女佣傭幫助小萍轉坐輪椅,然後推到樓下,坐上我的汽車,直出九龍城。途中,我打電話給火鍋店的老板,請他安排一下地方,讓小萍的輪椅可以進去。到了火鍋店,我問小萍有否戒口,她爽快地回答:「還戒甚麼口?我甚麼都吃!」結果,我點了一桌子食物,她果然沒戒口,每樣食物她都試,並且邊吃邊稱讚食物可口。她說已經很久沒吃火鍋了,看見她興高采烈地吃,一臉滿足,實在令人開心。

  我們吃到差不多一半,小張才和他的一位朋友姍姍來遲。我為他們互相介紹之後,小萍便急不及待地勸小張甚麼事情都要看得開,隨即分享她動人的生命故事。小張聽得目瞪口呆,看得出小萍已成功把他的心結解開。我看到小張整個人輕鬆了,面上開始有點笑容,一邊吃,一邊說他很佩服小萍,願意向她學習,並一定會積極地活下去。在結帳時,小萍謝謝我請她吃了一頓這麼豐富和美味的火鍋。我對她說,應該是我多謝她才對,因為她不單幫助了我的朋友和讓我渡過了愉快的一晚,她更現身說法地讓我學習到“活在當下”的真諦!她一臉惑然地望著我。我向她解釋,最近我看了很多教人“活在當下”的書。剛才我看見那她麼專注和開心地吃東西,完全忘記了一切煩惱,她所做的正正是古今中外不少心靈大師所教導的一樣。很多人總是活在過去的愁苦或光輝,又或者沉溺於對將來的憧憬或擔憂,而忘卻了活在當下的重要。

  在送小萍回家途中,我們談了很多有關信仰的問題,大家的看法相當接近,我們都認為如果信仰無法改變我們生命的話,便要不斷做深刻的反省,找出原因。一個人要能夠把信仰活出來,即把信仰溶入生命中,我們的信仰才有力和意義!感謝主!讓我認識小萍,並讓我可以從她身上得以學習,獲益良多。我深切盼望她的書能早日出版,好讓更多人從她的生命故事中學習到,不論在順境或逆境中,都能活得精彩和快樂!


Labels:

 
posted by 查錫我 (Stephen Char) at 3:53 AM,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