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別心

  人來到這個世界,混沌一片,分不出自己和這個世界之間的區別,慢慢我們學懂最重要的一個觀念就是“我”。當“我”這個觀念形成之後,我們就開始懂得把自己與這個世界區分出來。嬰孩在成長過程中,都以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所有的人和物都是因為“我”而存在。漸漸我們才明白,原來我們並不是世界中心,我們只是這世界的一部份。我們來之前,這世界經已存在,我們離開之後,這世界還是會繼續存在。可是,人與其他人到底應該是怎麼樣的關係卻是大學問。有些人終其一生,都無法學懂,混混噩噩就此走過一生。亦有些人,成長後仍然以為自己是世界中心,當別人無法滿足他的要求時,便感覺失落和憤懣,痛恨別人和這世界。

  我們和這世界其實是共存的實體,我們與其他人是要互相倚賴才能存活。無我即無彼,無彼即無我。雖然我們經常說,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我們和其他人在本質上卻根本沒有分別。舉個例子,我們看見樹上的葉子,每一片都很獨特。可是,想深一層,我們便發覺每片樹葉都是來自同一棵樹和同一個根!我們都有父母、兄弟姊妹、親戚和朋友。每天我們都要吃飯,睡覺和上廁所。遇到開心的事,我們會笑。遇到痛苦的事,我們會哭。因為我們都是按照上帝的形象而被造。

  我們和別人坐下來,往往不是看別人和我相同之處,而是對方與我有何不同之處。啊,對方是白人、黑人、菲律賓人、內地人、富人或窮人。他戴眼鏡,又禿頂,沒有我這麼帥!我們忘記了白人、黑人、富人、窮人、內地人和本地人,都是跟你和我一樣都是人。我們喜歡把其他人和物分類。這是陰溝裡的水、河水、井水、自來水或礦泉水,而忘記所有水的基本原素都是H2O。當我們把別人看成與我們不同,自自然然便在彼此之間,建了圍牆。因此,別人的苦難,我們再也感受不到。

  台灣慈濟基金的證嚴法師,常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無緣大慈,同體大悲”。意思是那怕我跟你互不相識,我對你還是有慈悲的心。因為我們都是相同的,你的苦痛也就是我的苦痛。南亞海嘯發生時,我們都會感到災民的苦痛,我們雖然不認識他們,我們對他們都會產生慈悲心,而盡力加以援手,就是這個道理。

  有一年,我和弟弟遊完峨嵋山去了成都。那天晚上天氣比較很冷,我們一行數人在街上找地方吃飯。有一個十四、五歲的小女孩,瑟縮著向我們要錢,她說已經兩天沒吃過東西。我於是問她是不是真的沒吃過東西,她說是。我於是邀請她和我們一齊吃晚飯,她說她還有一個姊姊在附近,我說好呀,你去叫她一起來吃飯。沒多久,一個比大一、兩歲的小女孩,從對面馬路跑過來。到了飯館,侍應不讓她們兩個進去。那個侍應說,她們兩個是討飯的。我就對他說,她們兩位是我們剛認識的朋友,我們可以請她們吃頓飯嗎?不行的話,我們就找別家飯館。他聽見我這樣說,自然讓我們一起進去。誰知道第一道菜剛上,她們兩個人已經各自鯨吞了兩碗白飯。後來,據了解,她們姊妹倆從安徽跑到成都來找工作,結果盤川用完了,還找不到工作,只有淪落街頭討飯。飯後,我幫她們買了車票,把她們送回老家。同行中,有人認為我不應該叫她們和我們一起吃飯,弄得整個飯館的人,都看著我們。我微笑的問他,假如剛才那對姊姊是他的女兒或親戚,他會介意別人怎麼看他嗎?他無言以對,低頭思索我的問題。

Labels:

 
posted by 查錫我 (Stephen Char) at 10:37 PM,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