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與富

  前兩天,在辦公室附近,又看見一位個子細小的老婆婆,吃力地推著載滿紙皮箱的木頭車,忍不住過去幫她一把!原來她要把紙皮箱推往小巷裡的廢紙回收站。那裡的人接過木頭車,二話不說,熟練地把整部木頭車推上磅秤看有多重。然後,把紙皮箱從木頭車上搬下來。搬完後,你猜一猜,他給了她多少錢?一共是港幣一十三大圓!老婆婆接過錢之後,一邊推著木頭車,一邊喃喃自語的說:「買個飯盒都不夠!買個飯盒都不夠!」

「婆婆,你一天能撿多少轉紙皮箱?」
「哪有多少轉,現在撿紙皮箱的人比以前多了,我撿了大半天才那麼一點,等一下再去找,運氣好的話,還可能撿到半車吧。」
「婆婆,你今年幾歲啦?」
「七十八。」
「你年紀這麼大了,為甚麼不申請綜援呢?」
「一個月才七佰零伍塊,根本就不夠!」
「那只是生果金,我說的是綜援金。」
「我跟兒子住,社署不批!」
「你兒子收入很多嗎?」
「當然不是,他一個月才賺五、六仟塊,還要養家,怎麼夠呀?」
「既然不夠開支,又為甚麼不申請綜援呢?」
「申請綜援的話,我的兒子要簽字不照顧我,他又不願意。」
「.....」我無言以對。
「撿了大半天,買個飯盒都不夠!」她又喃喃自語。

  我從褲袋裡拿了二十塊錢給她,她一邊不斷說多謝,一邊慢慢推著木頭車過馬路。看見她蹣跚而行的瘦小背影,不禁鼻子一酸!

  在社會的另一邊,有富豪兩年內賺了伍百多億,加上為兒子舉辦的超豪華婚禮,而成為全城的熱門話題。在這強烈的對比下,禁不住想起杜甫的兩句詩:「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其實,貧窮並不羞恥,只要努力發奮,我們還是可以挺直胸膛做人。富有也不是罪過。有錢人去做生意,要花不少心力和冒很大的風險,才能把錢賺回來。賺了錢,他們想怎麼花,別人無權置喙。只是,在富人以揮金如土的方式去享受或炫耀之餘,我們可有想到,社會上還有很多沒我們這麼幸運和有需要的人?假如,我們在享受自己努力成果的同時,不光是整天想著如何把已經超豐厚的身家再翻多幾番,而能夠有點憐憫心,關心一下窮人,不是來得更有意義嗎?為富沒問題,富而不仁,就不大好了。

  其實,香港貧富這麼懸殊,歸根究底,應負最大責任的還是我們的政府。我們的曾特首,向國家領導人匯報工作的時候,強調他上任這兩年是香港過去二十年來經濟情況最好的。曾特首碰到的都是富商巨賈和達官貴人,肯定沒接觸一般老百姓,因此與社會現實完全脫了節。如果他有機會跟各行各業的人包括計程車司機,或者撿紙皮箱的老人家談一談,他就會知道他那句邀功的話,引起了多少民憤,和與事實的差距有多遠!假如社會整體財富不斷增加,卻只是集中在極少數人身上,而大部份人都無法分享經濟繁榮的成果,那社會財富增加又有甚麼意思,和值得誇耀呢?

  更讓人擔心的,是我們的特首不單脫離群眾,他更否定問題的存在。連堅尼系數,這個長久以來國際公認的量度貧窮方法,他都可以隨口加以否定。不承認問題的存在,便無須去想辦法解決問題,這樣的思維方式,無疑把“以民為本”這句口號變成騙人的空話!一個真正以民為本的政府會對這麼嚴重的貧富兩極化視若無睹嗎?扶貧委員會成立了這麼久,到底幹了甚麼?


Labels:

 
posted by 查錫我 (Stephen Char) at 10:53 PM, |

4 Comments: